小象

我会像青草一样呼吸

''你要學著離開男人.''
這估計是我這兩年聽過次數最多的話.
回想兩年半期間 伴侶換了又換
之所以稱之為伴侶 互相沒有給對方正確男女朋友的稱謂
都是太年輕 害怕擔責任
挺好 自由無所畏懼

也許也只有在半夜才會難得與自己內心對話
已漸漸學不會自處 學不會享受孤獨
所以會去閱讀高中時期喜愛的作家
試圖找一點那會兒內心的平靜與釋然以及夢想

不知道自己要什麼
或者
因為自身懶惰而放棄曾經最為喜愛的東西
甚至一度地投身於對情慾的追求
自身無法給自身安全感 總渴求在他人身上獲得
一度困惑 比如現在

想著閱讀與摘抄
卻遲遲未做 決定天亮之時 要逼自己每天開始閱讀
越發感覺自己被物質沖蝕的看不見本真
要寫東西的時候沒有一點墨水
這種感覺很不好

我想我要做的 是學會自處
學會平靜 學會閱讀
最重要的是學會自己給自己安全感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