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象

我会像青草一样呼吸

失眠

休喜红:

尤其在深夜,那是种一切都扩散开去的孤独感,整个世界只剩下我躺着的这块地方,无风无雨无声无光,粘稠的黑暗中,只有脑海里永无休止的杂乱念头嗡嗡作响。

夜越来越深,我的身体似乎在塌陷,四肢不再温热,我开始有恶的念头,我开始恨一个人,我不停的验证自己是否愚蠢,一切都如此阴郁,我想起身疯狂的逃跑。

让我描述的话失眠就是这种感觉。




痛快的想,我应该一天24小时都在睡觉的,而我却白天醒着,晚上也醒着,醒着干嘛呢,醒着就是失眠。失眠容易让人产生恶的念头,不要小看他,这些夜里产生的“带着转瞬即逝假象的念头”会渐渐的如恶魔般蛊惑侵袭一个人,让他表面过分快乐,内心凛冽。

人就应该睡觉,做梦,像个无赖一样粗俗浅薄浑浑沌沌的过一生,才没有烦恼,可抱有这种念头的人偏偏睡不着。相对于我那痛快的长眠的梦想,醒着才是可怕的,醒着就要面对屈辱面对对与错,醒着就要做出抉择——人生的必经之路什么的。也不知是谁第一个提出的让人思考的难题,大家都朝三暮四糊里糊涂的,偏要为难别人,人的一生走到尽头,走过的路不都是必经之路吗?




回想大学几年,写些拍些无聊的东西,还说是佳作啦什么的,轻薄得就想受人吹捧,以至于一技无成,回想起来除了增加羞耻别无长物。这大概也是必经之路,一条通往耻辱之路的开始。夜里所有的东西都在坠落,呈现出一种辉煌的无力感,长大的过程中一直有东西在消失,有的是具体的,有的是抽象的,曾经怀揣着的一些东西不是在崩塌,就是表现出一种崩塌的颓势,无力,还有什么要消失的,一块消失吧。




「道义。

道义是什么?

我无法阐明这一点,可是亚伯拉罕依然要杀自己独生的儿子,宗吾郎依然要演出别子的一出戏,我也依然执着地想要堕入地狱。这道义,就像男人那优柔寡断的可悲的弱点一样。」




失眠是病,我有病应该去看病,不应该乱写东西。




祝你的道路漫长,充满奇迹。



评论

热度(2)

  1. 小象休喜红 转载了此文字